《蓝皮书》发布的两个“新高”再次成为各界关注的焦点。原油加工量和石油表观消费量双破6亿吨,石油对外依存度逼近70%,连续第二年成为全球最大原油进口国;我国天然气进口量9038.5万吨,同比大幅增长31.9%,对外依存度升至45.3%,首次超越日本,成为世界最大的天然气进口国。严峻的能源安全保障形势让我们必须认真思考,今后一个时期的能源发展战略走,和石油圈小编一起了解。

  3月23日在京发布的《中国油气产业发展分析与展望报告蓝皮书(2018—2019)》探究了油气市场波动生成逻辑及其幕后关联。不禁让人思考,对外依存度不断上升的中国能源发展还将面临怎样的新趋势?

  美国实施“能源优先计划”

  “中东时代”面临挑战

  2018年,受全球政治环境不确定性影响,国际油价出现了倒V形大幅波动。欧佩克内部意见不一致以及卡塔尔的欲退出、乌克兰与俄罗斯地缘政治冲突不断和拉美地区的政局动荡,都对2018年全球油气市场产生了一定影响,并给2019年带来了新的挑战。

  自美国实施“能源优先计划”以来,石油开采方面产量达到了创纪录水平,天然气产量也呈现了爆发式增长态势。未来美国将加快页岩油出口,转让开采技术,美元地位进一步稳固,能源市场供给多元化的时代正在加速到来。这可能终结全球能源的“中东时代”,深刻影响全球政治格局。

  随着能源增产,美国将会挤占其他石油输出国尤其是俄罗斯等开采成本较大国家的市场份额。一方面来看,美国的油气增产将强化全球能源市场供大于求的格局,中东、非洲、美洲等地区能源供应将呈现多点开花的局面。这有利于提升中国对欧佩克、俄罗斯、中亚进口能源的议价能力,使油气进口价格保持低位。

  另一方面来看,美国大幅削减节能、可再生能源、电动汽车领域的技术研发预算和相关补贴,将导致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汽车市场萎缩,延缓相关领域技术进步。这为中国在可再生能源、电动汽车等领域实现技术赶超提供了契机,有利于中国实现能源结构优化。

  签署《巴黎气候协定》后,未来中国的外贸企业将更多考虑环保因素,进口新型环保设备增多,出口则会进行更加严格的环保认证。由于美国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不受碳排放约束,中美企业成本差距拉大,部分高碳产品可能失去价格竞争优势,产品竞争力将削弱。

  随着俄罗斯与西方敏感关系升级,俄罗斯将继续向中国寻求合作机会,尤其是在能源领域。2018年,中国进口俄罗斯原油7149万吨,同比上升19.7%,占国内原油总进口量的约15.47%;2018年12月,俄罗斯对中国出口原油增长到704万吨,较去年同期增长40%。俄罗斯已经超过沙特成为中国最大的能源供应国,对中国出口能源的收入更是占到了俄罗斯财政收入的40%。

  油气市场整体复苏

  全年上游投资增长5%

  今年,世界各国经济前景展望迥异,全球经济增长率预计为3.7%,美国鉴于已宣布的对外贸易措施,增长预测已下调;欧元区、日本和英国的下调则是因为2018年年初的一些意外情况抑制了经济活动;许多能源出口国的增长前景因石油价格上涨而改善,却因金融环境收紧、地缘政治紧张和石油进口成本上升下调。

  经济增长率下调并未影响国际油价回升,油气市场基本面的再平衡使得原油供应在未来几年更具挑战性。尽管在去年年底,油价出现暴跌,但是油气行业正在从过去几年的疲软、资本支出受限、投资组合重整和生产效率低下的不良状态中恢复过来。

  《蓝皮书》显示,2018年世界油气市场整体呈现复苏态势,全年勘探开发投资增长5%,达4720亿美元;全球石油供应有所增加,达日均9900万桶;石油消费量为日均9879万桶,同比增长1.58%;全球油、气产量分别为44.5亿吨和3.97万亿立方米,与上年相比分别增长1.7%和4.5%。

  北美地区是世界油气产量增长的主要地区,在北美市场的推动下,油气钻井平台的作业量正在增加,多个大型项目获批。如BP公司在墨西哥湾开始的浮式生产平台Mad Dog的二期作业;壳牌投资的Penguins油田重新开发项目;Tullow赢得秘鲁和科特迪瓦海上许可;埃克森美孚进入了加纳和纳米比亚以及毛里塔尼亚海上区块等,这意味着国际投资环境已经改善,国际油气生产力将会进一步提升。

  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的加快,中国经济融入世界经济的程度越来越高,中国经济与国际经济的相互影响也变得越来越大。世界宏观经济格局变化为中国油气进口提供了平稳的贸易环境,同时为中国油气企业海外投资提供了更多选择。

  目前,中国已有30多家油气企业,在中东、美洲、中亚和非洲等地的50多个国家拥有200多个油气项目,在促进沿线国家经济社会发展的同时,有效保障了中国的能源供应安全。

  “一带一路”油气合作稳步推进

  海外油气权益产量破2亿吨

  欧佩克决定延期减产,卡塔尔宣布将退出欧佩克,这可能在2019年进一步推动油价上涨。因此2019年中国原油贸易面临的首要问题是原油进口成本波动风险。新形势下我国有拓展更多进口来源的需求,保障我国能源安全。

  首先,中美两国有能源合作的基础和需求,考虑基于市场原则与美国开展油气进口贸易。美国油气出口量不断提高为我国进口来源多元化提供了新选择,也是协调我国与美国贸易关系的重要选项。但不过无论是出于丰富进口来源目的抑或是调节贸易关系目的,我国进口美国油气均应遵循适度原则。

  其次,中东、中亚—俄罗斯和非洲未来依然是全球油气出口规模最大的地区,这些地区对外部市场依赖程度和出口稳定性都高于美国,应是油气进口重点地区。此外,需加强油气产供储销体系建设。一方面,加快石油战略储备和储气库建设,提升应对紧急状况能力。另一方面,稳定国内原油生产,增强替代能源发展,降低对油气的过度依赖。

  去年,我国新增炼油产能扩张势头强劲,我国原油一次加工能力净增年2225万吨,超过全球净增能力的50%,总炼能增至年8.3亿吨,全国炼厂平均开工率72.9%。因此,2019年或仍将继续增加成品油出口配额,进一步开放油气领域,从而快速消化国内的成品油产能压力。

  2018年,全球天然气消费量为3.86万亿立方米,与上年相比增长5.3%。全球天然气贸易量为1.21万亿立方米,与上年相比增长7.1%,其中LNG贸易量为3.26亿吨,与上年相比增幅达9%。美国LNG出口2105万吨,同比增长63%。随着LNG现货市场快速增长,天然气市场全球化进程加快,消费国选择性更多。

  2019年,中国应当在弱化基于油价的合约价格、迈向基于亚洲供需关系的价格形成机制上扮演领导角色。中国可以在美国、中亚、俄罗斯和中东等国家或地区多渠道购气,也能在世界能源地缘政治中掌握更大的主动权,有助于降低中国多支付的亚洲天然气溢价和平均价格。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我国海外油气权益产量突破2亿吨。中国油气企业海外投资正从规模化发展转向优化发展阶段,投资主体、投资领域多元化格局基本形成。

  制图:刘佳杰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美国能源信息署、国家统计局

  地震车在沙特沙漠中进行勘探作业。 东方物探 供图
  2009—2018年中国原油产量和对外依存度


  2018年

  近五年中国进口美国原油和液化天然气量
  2018年中国原油产量、进口量、加工量


石油圈www.oilsns.net石油人自己的圈

石油圈:

西部钻探克拉玛依区域井控管汇维修及技术服务

西北采三断溶体油藏注气效果凸显

浅钻井泥浆技术服务竞争性谈判项目供应商征集公告